寻找你想要的工具

公共空间营造

1539791094166918.jpg

这是什么工具?我为什么需要它?

这个工具说明了社区公共空间的分类、对应的作用及营造方式。

 我该如何使用?

公共空间分类

公共空间由社区居民共享,供居民互动沟通,往往最能突出地方文化,是居民共同利益与共同意志的重要象征。公共空间包括:

(1)  传统的公共空间:社区内已经建成且长久以来被居民视为重要活动场所的公共空间。这类公共空间常见于乡村地区,如祠堂、庙宇等重要的建筑及大榕树、牌坊等标志性元素所处的空间等。

(2)  新兴的公共空间:社区,特别是城市社区为提高居民生活水平,提升其生活质量建设的满足社区居民健康、娱乐等需求的公共空间。包括体育场、活动中心、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等服务设施,以及城市农场、广场、池塘、公园等开放空间。

 公共空间营造作用

传统空间的维修与改造,在为居民提供良好的活动空间之余,往往能更深层地激发居民内心的认同感与归属感;新兴公共空间的建设则最能体现居民的真实需求,容易激发居民共同参与建设的热情。

 公共空间营造方式

居民可通过为公共空间改造与建设提出设想与建议,参与方案拟定,并通过提供人力、物力与财力支持方案实施等举措,参与到公共空间的共建过程中。通过为政府建言献策,与政府合作共进达到表达居住者意志的目的。通过居民共同建设的公共空间,往往更有代表性和凝聚力,能将人们对地方的认知范围聚集在一起,有助于唤醒或重塑社区认同感与归属感。

 

实践案例


案例一    海沧区院前社城市菜地


       海沧区院前社属典型的城边村,北临著名景点慈济宫,古厝建筑景观、两岸民俗文化、农耕文化、传奇故事与“闽台两岸文化窗口”的称号使这座村庄拥有浓厚的历史积淀。但同大多数村庄一样,城市化发展使村内大量年轻人口外流,村庄生活渐渐失去生气。在“美丽厦门共同缔造”的影响下,村民陈俊雄牵头组织村内现有的年轻人,决心改变村庄状况。在其号召下,村内15个年轻人成立“济生缘”合作社,以土地、资金入股,筹集资金,通过腾挪土地与村民交换,最终整理出25亩土地作为合作社启动区,建设城市菜地。

“济生缘城市菜地”主打无公害蔬菜,通过“三种方式”对外进行租赁:①净地20平方米出租,由市民自己来种,每年收费2000元;②合作社帮市民种和管,周末有空时,市民自己来管,相当于“半托管”,每年收费2400元;③菜地委托合作社代管,合作社定期配送,一个月送40斤左右,一年500斤,收费3000元左右。在此模式下,院前社城市菜地经营逐渐成熟,吸引了诸多市民前来参观与租赁,越来越多的村民也加入其中,或是将自家用地并入,或是做菜地托管员,或是加入到菜地农家乐经营中,城市菜地经营蒸蒸日上。如今,城市菜地成为村民共同经营的“公共空间”,不仅为村民获取更多收益,更成为村民日常交流活动的重要空间。其将村民重新团结在一起,使这座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村庄,重新找回几近消失的认同感与归属感。

image.pngimage.png

海沧区院前社城市菜地与在此举办的丰富活动

 



案例二    海沧区祥露社区古厝重建


祥露社区七房古厝年久失修,因荒废多年而倒塌。社区居民考虑到古厝倒塌后,一方面影响村容村貌,另一方面被居民占用屯放杂货,引起很多矛盾纠纷。居民主动提议要修缮古厝,并成立七房古厝修建理事会,召开理事会讨论改造方案。由于改造工程量较大,单靠一部分热心居民是没办法完成的。于是七房古厝修建理事会向社区居委会反映改造古厝的想法,希望社区居委会帮助。社区居委会经过广泛征集群众意见后,认为如果能将古厝改建成面向群众的老年文化活动中心,以满足社区日益增长的文化休闲需求的话,将愿意出资出力参与建设,工程得到了广大居民的支持。

由于工程量较大,工程又是居民自行提出的,所以在建设过程中居民很注重建设成本,也纷纷出资出力,共同参与建设,涌现了很多感人事迹。如,居民自发捐款筹资,先后共自行捐款30余万元;为了降低修建成本,在理事会的劝导下,原先拿走古厝倒塌后露出来的条石、木柱、雕花等原材料的村民,纷纷将有关原材料退还重新使用,同时还腾出100余平方米的空地;材料运送过程中,由于村道狭窄,大型土方车进不去,居民就用自家的小货车把材料一点一点运进工地;居委会也主动对接,积极向周边企业募捐,得到了厦门卷烟厂15万元的资金赞助。在古厝重建的过程中,政府、居民、企业等实现广泛交流,相互关系日益密切,即在建设美好环境之余,促发和谐社会的发展。


image.pngimage.png

海沧区祥露社区古厝改造前与改造中

 



案例三    鹭江街道居民参与老剧场文化公园改造案例


在小学社区通过共同参与驱动微空间改造的过程中,共同缔造的影响力由社区拓展开来。与小学社区同属于鹭江街道的营平居民区,受美好环境共同缔造的启发,通过对鹭江老剧场公共空间的更新与改造,为片区居民提供建筑密集的老城区内,难得的休闲与活动空间。

鹭江老剧场本是集演出、电影放映、舞厅、卡拉OK厅,乒乓球室、KTV、老人活动室为一体的综合性演出剧院,曾是厦门老城区文化生活的重要场所。其占地面积1600平方米,建筑面积2608平方米,是营平片区,乃至老厦门人儿时记忆的重要场所。

1906年,鹭江剧场于大同小学原校址处建设完成。1942年时改为金城戏院,提供歌仔戏、京剧,甚至越剧、福州班等多种戏剧剧目的表演,常常座无虚席。1954年,戏院改名为鹭江剧场,仍以出演歌仔戏、高甲戏等地方戏为主。1980年6月,由于戏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电影成为休闲消费的新宠,为维持营生,剧场开始兼放电影。2003年以后,受现代影城的冲击,鹭江剧场难以经营,故将部分场地出租给游戏厅勉强谋生,但最终仍难逃停业命运。由于年久失修,鹭江剧场建筑被鉴定为危房,2013年厦门市土总公司对鹭江剧场进行拆除和收储,随后剧场旧址一度被当做停车场使用。

(1)从“停车场”到“文化公园”

厦门市土总公司对鹭江剧院进行收储后,老剧场旧址一度成为停车场,环境卫生脏乱。针对这一问题,营平片区居民提出“原鹭江剧场被规划成停车场,造成脏乱差现象,建议改建成便民活动场所及公共安全疏散场地,改善周边居民的生活环境”的诉求。2014年7月15日上午,市委王蒙徽书记接待陈培琼等6居民,在征求居民意见的基础上,做出“旧城拆迁腾出来的土地,要尽可能还给百姓,将原鹭江影剧院地块无偿交由思明区建设老人活动中心”的批示。基于此,鹭江街道充分征集群众意见,积极推进方案设计、修订完善直至施工改造。期间街道共组织召开居民意见征集会3场,征集居民意见200余条,并根据居民意见将鹭江剧场项目改造定位于建设开放型的文化公园,遵循着“居民可用、文化可传、简洁不简单”的原则进行方案设计。

考虑到当地居民的需求,结合鹭江片区的历史文化特征,街道与规划设计团队明确,将该地块打造成为具有剧场文化特色的公园。主要具备以下功能与特质:

①增加居民活动空间。根据居民的意见建议,方案在公园内不设任何建筑物,最大限度的把广场空间留给周边居民活动。在公园树下、绿藤下放置若干老电影院样式的休闲座椅,将花坛边缘设计为可看可坐的石台,切实增加周边居民活动空间,提高日常休闲生活质量。

②传承老街历史文化。新公园整体结构模拟原鹭江剧场的场地入口大厅、观众席、舞台的布局关系,分为入口区、公园开放区和主景区,体现进入剧场、电影散场的人流通道和正在放映的电影等状态的历史元素。新设的文化展示墙如同一卷展开的电影胶片,使居民可以在公园内感受到浓厚的文化气息。

③拓展周边休闲配套。将两侧收储的可用楼房改造成老人活动场所,以工作室、博物馆等形式引入民间老艺人或文创青年等社区能手,提升文化公园的氛围,让市民在这里可以寻找到老城的记忆。

在政府、规划师与居民的共识引导下,规划设计团队设计与制定具体建设方案。最初,文化公园因位于大元路而被取名为“大元居民广场”,有居民提出,文化公园改造要融入老剧场的怀旧文化元素,其取名应当与老剧场文化相关。经过居民的广泛讨论,文化公园最终命名为“老剧场文化公园”。在政府、规划师与居民的共同推动下,老剧院文化广场于2014年8月底动工,至11月底顺利完工。

(2)老剧场文化公园

公园主入口由于场地高差,设置扶手栏杆,更好地为周边特殊人群(残疾人/老人)提供服务,栏杆细节设计源于电影胶片。入口两边花坛的形状模拟散场的人流。以“灰色”为主色调,对公园两侧建筑的外立面进行统一粉刷。

位于公园中间的古井,历史悠久。据传康熙年间,有名为吴英的孤儿被乡邻赖大妈收养长大,后官至福建水师提督。为了报恩,吴英回乡为赖大妈建了座大房,取名赖厝,如今公园内的古井被推测是在那时被掩盖起来的,距今近300多年。据此,古井取名为“赖厝古井”,成为公园具有文化渊源的亮点,也是方案所突出的节点。


image.png

鹭江街道营平片区“老剧场文化公园”设计平面图

图片来源:厦门都市环境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image.png

老剧场文化公园建成的老剧场花坛


image.png

老剧场文化公园成为公园亮点的赖厝古井


在公园南侧设置两个景观橱窗。橱窗形如一卷展开的电影胶片,置入电影院的海报、电影票、京剧脸谱、老式放映机等旧物进行展示。橱窗上方充分利用楼梯平台的小空间,搭建一个小型舞台作为闽南讲古场、木偶戏表演场所。此外,通过老城元素的植入,方案拟定将公园北侧二、三楼近200平方米建设为居民活动室,作为启福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的一个分站,为营平片区居民提供更为完善的生活服务。

此外,公园里内设20多米的展示墙,按照年代分别展示老厦门地图、老厦门风景、风貌建筑和人文图片等,让参观者能够透过图片走进老厦门。推开这扇剧院大门,里面是老城微展馆,陈列着营平片区手绘地图、风貌建筑、老街巷等照片和旧物,并循环播放营平历史记录片,使居民和游客可以在场内体会到浓厚的老厦门韵味。

image.png

老剧场文化公园展示各类剧场记忆的橱窗


image.png

老剧场文化公园缀满记忆的照片墙

 

公园外墙上悬挂屏幕播放露台电影,思明区人民剧场每周三、周五晚上会定期来此播放两场老电影,并于每月在公园小型舞台上进行木偶戏、南音等具有闽南特色的表演。公园中部建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小广场,用以居民开展广场舞等文艺活动。公园两侧树荫下,设置有老电影院座椅样式的休闲木椅,还增设了24小时书屋和健身器材供居民使用,方便周边居民的活动与休闲。

公园后侧立有一艺术雕塑,以“放映电影的人”为题材,镂空的放映机和人表现这里曾是老厦门著名剧场的历史,实体墙瓷板烧制旧剧照或电影剧片是用现代的表现手法表达对鹭江剧场的怀旧情怀。

公园北侧的6间空房分别建成“老城忆坊”、老城文创铺、传统打金店、老书屋、老邮局、老茶馆,同时在门前开辟出一小块区域,引入一些剪纸、捏泥人、糖画等闽南传统手工,并展示销售老厦门手绘地图、老城区书签、名片、路名牌等街巷游配套商品和鱼皮花生、蛋花酥、贡糖等闽南小点,使公园具有更为丰富的人文意涵与服务功能。以荒岛旧书店为例,街道与书店老板合作,免费为其在公园内提供店面,书店老板则负责经营,并为社区居民提供免费借书的服务。

文化广场还引入了“24小时图书馆”,与思明区的“24小时图书馆”系统接轨,为居民提供更加完善的图书借阅服务。

如今,老剧场文化公园成为社区居民与社区组织广泛活动的人气场所。由社区组织牵头,政府部门积极配合与宣传下,公园内定期开展“老剧场旧物早市”活动,吸引了周边居民与商家的广泛参与,也逐渐引起片区以外的厦门市民的关注与参与。“鱼市学堂”、“旧物集市”、“泡面节”等贴近生活又别具老厦门风情的早市活动,让昔日破败的剧场旧址恢复往日的热闹氛围。

老剧场文化公园为给周边居民提供专业化的社工服务,在文化公园内一栋二层小楼设立了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为社工组织提供活动空间,也可为鹭江文化公园内的活动作为准备空间,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内设活动区,可为青少年、老年人等提供丰富的参与活动,是鹭江老剧场文化公园必不可少的居民互动空间。

老剧场文化公园在充分争取民意的情况下,在政府的带领和引导下进行了一系列改造,共同将老剧场广场建设成文化公园,并在社工组织的带领下组织多场活动,唤醒老厦门的深刻记忆。老剧场文化公园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变迁,这次的改造一方面保存了原有的历史文化记忆,一方面为老城区居民提供了良好休闲场所,受到了广泛认可与肯定。老剧场文化公园不仅是片区内独一无二的公共活动空间,而且是片区内居民共同参与生活空间改造的一个见证,老剧场文化公园为居民提供了美好的环境,也为丰富居民生活提供了公共空间,更是促进居民和谐交流的场所。

结合居民意愿,营平片区下一步将以老剧场文化公园为示范点,进一步对大元路、大同路、开元路进行提升改造,从而营造一个兼具闽南民俗、民味、民艺、民风和历史风貌的活力老街区。


image.pngimage.png

老剧场文化公园丰富多彩的活动

 



案例四    鹭江街道小学社区公共空间改造案例


鹭江街道小学社区位于厦门市思明区厦禾路以北,社区内新旧小区结合,有无物业小区12个。以小学苑小区为例,小区本为包括单位宿舍,在“房改房”后成为小学社区典型的无物业老旧小区,内部基础设施老旧,公共空间无序、垃圾杂乱、停车混乱等环境问题日益突显。

针对无物业导致的诸多问题,考虑到引入专业物业公司成本过高、公司入住意愿低的客观现实,小学苑小区居民自治小组选择依靠居民自己的力量进行管理物业事务,这一方式商量空间大,灵活性也较强。

(1)   停车空间协调管理:为保障物业自管的顺利推进,居民自治小组与居民对小区内长期影响居民日常生活的微空间,共同进行改造。针对停车混乱的问题,居民将小区停车空间划分为停车位,按照小区内车主150元/月,小区外车主300元/月的标准收取停车费用,一个月收入8000余元。小组将收取的费用作为小区物业管理资金,建设小区安全闸门,并雇佣小区内失业人员从事安保与保洁工作。维序员本为小区居民,因而在进行安保管理时更为尽责,更易与居民相互融合,在协调居民间摩擦时也更得心应手。


image.pngimage.png

在小区居民物业自管下得以改造与管理的停车场

 

(2)与活动空间协调管理:小学苑小区的羽毛球场,在无人打球时被用作居民跳舞的场地。广场舞的音乐声影响到周边居民的日常生活,为此两个群体常有冲突。在自管过程中,小组与居民协商,将羽毛球场地进行整平与重新划分,更利于居民的日常运动。同时,召集舞蹈队成员与周边居民聚在一起,商议场地管理的方法。经过多番讨论,双方均作出让步,约定每日上午9:00至10:00为舞蹈时间,舞蹈队可在此活动,但应控制音乐音量,其余时间不得扰民。微空间的改造让原本冲突频发的空间变为邻里礼让、互助共赢的空间,而改造后的空间也因此受到小区居民的关注,人们自发对其进行卫生保洁与维护管理。

 



案例五    思明区镇海社区公共空间优化


金色梦想小区建设以来,因楼栋相对密集而缺少公共空间建设,居民没有休闲聊天之地。对此,自治小组、党小组与社区两委商议,决定“螺蛳壳里做道场”,充分利用小区内面积小,但相对平整的荒地、空地,建设公共空间。这个消息传出后,居民纷纷找到自治小组,推荐可以使用的地块及适宜建设的项目。小组将居民意见统一收集整理,在与社区两委结合地块实际情况与项目可行性,筛选相关建议的基础上,大家决定在小区入口下沉阶地上,建设居民设想的休闲亭。中华街道出面联系专业的规划设计师,由其与小区居民代表共同讨论并设计休闲亭具体的建设方案。设计方案经过几轮磋商最终确定,并在居民的广泛支持下顺利实施。原本闲置,甚至被当做垃圾堆放点的空地,变为良好的公共活动空间。居民为其取名“梦想亭”,一则与小区之名呼应,二则寓意休闲亭建设实现居民的梦想和心愿。


image.pngimage.png

原本闲置的空间在改造为休闲亭后,成为居民聊天娱乐的良好场所

 

梦想亭的建设大大激发居民参与小区空间改造的热情。继梦想亭之后,在社区、组织、居民与规划师的共同推动下,小区建成九竹巷话仙长廊。九竹巷话仙长廊原本是小区步行坡道上相对平缓的一块露天阶地,小区居民特别是老人行经此处,常常坐在路边休息聊天,久而久之成为小区内自发形成的公共空间。然而由于未放置座椅,居民背对悬空的阶地坐在路沿上聊天,安全隐患大。在居民建议下,社区两委与自治小组、党小组商议,在此加盖顶棚、增设石桌石椅,于路沿处加设围栏,将其建设为“九竹巷话仙长廊”。长廊建设完成后,成为小区居民聊天、下棋、书法、绘画的热闹场所,自治小组等社区组织也会在此召开会议,与居民共同商议小区建设事宜。社区两委还邀请规划师对长廊建设提出完善的建议,并采纳相关建议,将长廊靠山一侧增设护坡,并以花卉、植物适当点缀,增加长廊的安全性与美观性。

image.pngimage.png

image.pngimage.png

九竹巷改造完成后,成为居民开展丰富多彩的社区活动的重要场所

 

梦想亭与话仙长廊的建设予以小区居民新的启发,即也可以通过微空间改造,充分利用闲置用地,为小区增加绿意,弥补小区绿化的不足。有居民主动与自治小组商议,和邻居几人出资将小区内一块堆积杂物与垃圾的空地清理出来,自行协商划分土地,种植果蔬与花卉。一来为小区增添绿色空间,二来居民自己清理杂草、规整土壤、浇水施肥,承担空间管理的责任。小组将此意见与社区两委、党小组商议,得到一致认可后,这一项目迅速得以实施。在种上花卉、果蔬后,居民常常在一起交流植物的长势,分享种植的经验,共同管理这片土地。昔日无人愿意停留的荒地变为充满生活气息的绿地,也吸引了小区的孩童的目光。孩子们放学后,会聚集到菜地周围玩耍,询问正在耕作的居民所种果蔬的名称。受此启发,社区两委征得居民同意,与辖内双十小学合作,将绿地建设为“绿色科普实践园”,作为小学生进行植物认种、除草耕作等体验式教育的场所。居民自发推进的微空间改造,在丰富小区空间功能之余,创造了更为丰富的教育价值。同时,鉴于小区内缺少健身场所,小区居民结合“绿色科普实践园”的建设,在菜地一侧平整出一块空地。区体育局积极配合居民自发的空间改造活动,捐赠、安装多种健身器材,协助居民建设完成小区“户外休闲健身区”。


image.pngimage.png

在绿色科普园内耕作的社区居民,为社区增添了一抹独特的绿色

 



案例六    海虹社区下沉广场与“社区大学”


      海虹社区下沉广场位于沧林东路西南侧,正对海虹社区居委会,背靠绿苑小区,通过地下人行道与隔路的天虹商场相连,是社区主要的公共活动场所。下沉广场的规划设计成为社区居民共同关心的议题。海虹社区依托广场的规划设计,汇聚民智民力,以自下而上、多方协商的方式推进广场空间的改造。

下沉广场作为社区重要的公共空间,却由于缺少遮阴与休憩的公共空间,为居民聚集活动带来诸多的不便。且以木材为主要材质的广场地板与台阶高低不平,存在安全隐患。基于此,在区政府、街道的支持下,社区两委邀请中山大学与台湾大学的规划师组成团队,与社区居民一起完成下沉广场的规划设计工作,以建设符合居民需求与期望的宜人空间。

在实地调研过程中,规划师发现下沉广场周边有诸多闲置的门面房,其中一间门面因摆放乒乓球案台而备受居民青睐。受此启发,规划师建议下沉广场的规划不应局限于单纯的广场空间,而应当将闲置门面也纳入其中,结合广场在社区中的核心位置,开办社区大学。在与政府与居民代表讨论后,决定做下沉广场空间改造的同时结合社区大学的建设,对整个区域进行规划。

在社区两委组织召开的讨论会议中,规划师与社区居民通过访谈等方式了解居民的诉求,听取居民的意见与建议。与此同时,规划师积极扮演引导者、协调者的角色,并充分发挥桥梁作用,促发居民相互之间及与政府间的交流与沟通,促成各方围绕下沉广场的改造达成以下共识:

①在硬件方面,利用空置的店铺空间综合打造社区居民大学。

②在人员组成方面,建立起完善的师资体系。包括专业教师和社区义工教师。整合、建立海沧街道的达人、能人资源库。课程梳理并提出计划吸引后续进驻的社会组织。

③在课程设置方面,通过公益类(如义工组织等)、社会机构办公类(社会组织等)、带有一定营利性质类(如社工组织等)、纯商业类(商业店铺等)、兴趣类(如老人的书画艺术兴趣班,小孩的四点钟学校等)的社会组织、社区活动及商家入驻,增强吸引力。

在共识的促动下,社区两委、规划师与居民决定从社区大学的建设入手,活化下沉广场闲置空间。2014年3月,海虹社区下沉式广场通过市场化运作与公益性服务相互结合的方式,成立社区大学,面向社区居民提供有偿、低偿、无偿共三类服务,开展绘画、养生、舞蹈等课程,在保障社区大学维持运营的资金来源之余,完善社区服务,丰富居民生活。社区居民在社区大学的各项课程与活动中,实现了相互间更广泛的交流与沟通。社区大学成为促发更广泛范围内居民融合的良好平台


image.pngimage.png

社区居民在海虹社区大学内学习自己感兴趣的课程,并在课下互动中相互认识

 

社区大学的建设赋予下沉广场闲置空间丰富的功能,也为其带来大量的人气,居民户外活动的需求强烈,下沉广场室外广场空间的改造被提上议程。社区两委与规划师决定,在下沉广场的建设与群众关注的基础上,充分发挥社区大学建设吸引来的不同类型社会组织的作用,与社会组织与居民代表通过参与式规划的方法,进行下沉广场的规划设计。规划师团队推动下的参与式规划活动主要包含居民培训及规划参与两个部分。

(3)居民培训

为规划参与活动进行有效铺垫,并进一步向居民传递共同参与社区建设与发展的理念,规划师团队结合实践经验,分别介绍了南机场国军闲置宿舍参与式设计再利用工作坊及中和四号公园的参与式规划的案例。案例介绍使社区居民对参与式规划的过程有了详细了解,激发了群众的参与热情(图6-38)。


image.pngimage.png

下沉广场工作坊,规划师向居民讲述台湾社区营造案例


(4)参与式规划

在培训会后,规划师将参与培训会的居民与管理人员随机分成三组 A、B、C组进行分组讨论,进行参与式规划设计活动。为营造轻松的氛围,规划师采取游戏的方式开展讨论会。

规划师让各组组员先进行自我介绍,以此拉近彼此间距离,而后根据各个参与者对广场的优点与缺点的看法,将居民意见归纳总结,分别写在不同颜色的便利贴上。接着请居民将意见纪录并按照重要性与迫切性进行排序。在此基础上,规划师根据问题的先后顺序,引导居民依次提出解决方案的想法,社区两委、规划师与居民共同根据可实施性与建设费用等内容,对方案进行评估,规划师提出进一步参考意见。在意见汇总的基础上,小组组员共同选出大部分居民最满意的方案,并在图纸上表达出来。

在分组讨论结束之后,各组选派代表上台讲述方案。规划师将方案汇总,并初步提出具体可行的方案,同时在现状模型上将初步方案进行建模,以此方便居民基于更直观的感受进行讨论。


image.pngimage.png

下沉广场工作坊,规划师团队与村民进行问题与方案的讨论


次日上午,团队组织召开居民初步方案评议会,规划师在会议之初,讲解广场改造初步方案。为使居民更好地了解方案的细节,规划师以通俗易懂的语言,详细讲述如何通过楼梯改动、木质地板拆除、电梯恢复、建造儿童滑梯、增加休憩空间、增加喷泉设计等建设方案,进行下沉广场的改造,以解决居民提出逇问题,满足居民的基本需求。


image.pngimage.png

下沉广场工作坊,改造初步方案的评议


方案汇报结束后,规划师请居民结合方案讲解得到的讯息,在广场设计模型上,将最喜欢的部分上插上牙签进行投票,并在纸条写上初步方案中存在的问题。在会议过程中,居民在对初步方案表示认可的基础上,也提出诸多修改及议案与建议,规划师团队对其进行总结,作为方案修改的重要参考(图6-41)。


image.png

下沉广场工作坊确定的规划方案——地下层配置图

图片来源:海沧区两岸社区共同缔造工作坊)



利用绘图与制作模型等手法进行规划设计,让居民对规划成果有更直观地了解,便于居民与规划师交流意见与想法,提高居民参与规划的可行性,让居民感受到规划并非只有规划师才可以完成,自己也可以参与到规划过程中,以此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即便利的参与方式,在激发群众参与,促成参与意识等方面有着重要意义。更重要的是,在此过程中,居民的才智与潜力被挖掘与发挥,其在获得参与的诸多乐趣之余,也实现了自我的提升与发展。

下沉广场的参与式规划过程,包括初期的居民培训、分组讨论与展示、初步方案评议会等活动,以丰富多彩的活动,进一步促发居民深入参与社区建设的行为,进一步培养社区参与意识,推动社区融合。其已不单是一场空间改造的活动,更是一场社会发展的活动。

在此过程中,政府、规划师、组织与居民以共同参与具体空间改造的方案设计为依托,形成深厚的凝聚力,迸发多样的创造力,实现规划方案与居民需求的直接对应,为其建设结果能充分发挥服务居民的作用奠定基础。而方案实施后,冷清的广场将变为热闹、有人情味的公共空间,这个富有活力的场所将促发社区居民更广泛的交流与沟通,并且因承载居民共同参与、共同建设、共同享有的回忆,而成为社区认同感与归属感的空间载体,为良好的社会关系网络建设和社区的长远发展提供保障。

海虹社区作为典型的城市社区,从居民改造意愿最强烈的公共空间入手,以公共活动与空间动员居民参与,到社区组织活动场所的建设与居民自发的空间改造,再到社区大学空间的参与式设计,实质上是在不断推动社会与空间的互动,即通过空间改造从过程到成果上促发社会交流,通过社会交流促进空间的进一步建设。在社会空间互动下的微空间改造中,社区内不同群体得以融合,社会关系网络得以建立,邻里和谐氛围得以形成,美好人居环境得以建设。




案例六    海沧区东孚镇西山社传统空间改造之“猪圈变凉亭”


位于西山社村社中央的池塘,本为村内的风水塘,是代表传统乡村集体性的公共空间。但随着传统乡村社会关系的逐渐瓦解,风水塘缺乏管理,成为居住在周边的村民排放养殖污水之处。村民陈益兴家的猪圈紧邻池塘搭建,养猪的粪便与污水都直接排入面积本不大的池塘中,池塘底部淤泥沉积,气味难闻,村民叫苦不迭。村两委多次与陈益兴交涉,却常常被其以养猪是家庭收入的一部分为由拒绝,无果而终。村两委逐渐意识到,要想解决这个村民长期以来头疼的难题,单纯依靠村两委的力量难以实现。传统公共空间作为集体性空间,其改造更易凝聚村民力量,在村民共同参与下更易推动,特别是依托自古以来在乡村事务管理方面有较强影响力与领导力的乡贤长者。在此背景下,村两委根据工作经验,发动与组织村内德高望重的乡贤长者,组建由蒋水旺、吴水全、谢永良、李全成和蒋火奔五位老人组成的“乡贤理事会”,以乡村社会原生的自治力量,推动风水塘的改造。

在与村两委进行讨论后,乡贤理事会成员到陈益兴家中,向其表达搭建猪圈对村民生活的严重影响,劝导他出于对全村利益的考虑能够改造猪圈。在乡贤的牵头作用下,其他村民亦纷纷向陈益兴表达对改造猪圈的期望。陈益兴在大家的动员下渐渐意识到,因一家之利破坏属于村集体的公共空间环境于理不合,最终决定拆除猪圈,将猪圈空间让出,用以村内公共场所的建设。在陈益兴带着工人拆除猪圈的当天,许多村民来此帮忙,纷纷称赞陈益兴所为。

猪圈拆除后,如何利用好这块位于村中央的宝地,成为村民关注的问题。对此,村两委与乡贤理事会组织村民代表召开讨论会,针对这块空地功能与建设形式进行商议。有的村民提出,可以和周边一样,在空地上种上植被。但有的村民却认为这样没有太大意义,提出风水塘周边以前本为村民聚集活动的地方,现在也应当延续这一功能,且空地位于村子中央,代表着全村的形象,因而建议在猪圈原址上修建纳凉亭,与风水塘相得益彰。这个提议一经采纳与公示,便得到村民极大的认可与支持。大家动手清除风水塘底的臭泥,重新汇入清水,种荷养鱼,平整空地,为纳凉亭的建设做好前期准备。

在邀请规划设计团队依据村民建议制作并修改纳凉亭方案后,为保障纳凉亭顺利建成,乡贤理事会代表在村内发起捐资号召,当地企业与村民积极响应,共筹集资金16万元。在大家出谋出力出资的支持下,风水塘侧纳凉亭顺利建成。为表彰这些树立榜样的热心企业与个人,村两委与乡贤理事会及村民代表商议决定,在纳凉亭旁竖起石碑,将捐款额在2000元以上的企业及捐款额在200元以上的村民的名字刻在石碑上,以作留念。

纳凉亭建设好后,村民有感于大家齐心协力实现“猪圈变凉亭”的过程,想以此来为凉亭取名纪念。村两委向乡贤理事会成员吴水全建议,邀请文人来拟名,但被吴老婉拒。吴老说道,不用邀请文人,自己与村民们已经为纳凉亭想好了名字,就取名为“和谐亭”,一来展现西山社村民风雨同舟、和谐美满的生活氛围,另一方面当有村民生活不顺心、生意不如意时,大家可以邀他们到亭内坐坐,一起话仙,以“和谐”之气疏解村民的烦闷。

西山社在引导传统乡村组织——乡贤理事会重建的基础上,从村内最具传统社会集体性意涵的公共空间改造入手,依托乡贤理事会及其带动的共同参与力量,使风水塘恢复往日澄澈,脏乱的猪圈变为人人喜爱的凉亭。更重要的是,在为村民创造承载互帮互助情感的场所之余,逐渐唤起村民心底传统的集体意识。


image.pngimage.png

村民一起动手,拆除陈益兴家于风水池边的猪圈


image.pngimage.png

在猪圈旧址上建设完成的和谐亭成为村民活动的良好场所

 



案例七    曾厝垵社会组织推动空间建设


曾厝垵的整体景观经历了从边防小渔村、被侨民文化改造的城中村、被文艺青年和相关产业改造的“文艺村”、城市特色文化旅游度假区的连续变化。每次变化都有不同的主导力量,使社区空间格局不断被重构,形成不同的景观风貌。

(1)侨民投资改善渔村道路

1984年以前的海边渔村,由于社区地处当时的台海海防“前线”,该地区处于政府的控制地区,呈现的是居民适应自然环境而形成的居住聚落和生产方式。破旧的民居则反映出社区渔农业盈利能力低下,但如果与同时期国内其它边缘地区的乡村相比,该村的境况已经不算非常贫穷,原因是福建向有海外移民的悠久历史;海外亲友的支持一定程度改善了居民的处境,也支持了1980年代初期乡村民居的重建。20世纪初,曾厝垵有大量村民下南洋谋生,曾厝垵成为名副其实的侨村。下南洋谋生的村民以曾氏家族成员为主,曾文杨、曾举荐、曾江水、曾国办、曾国聪等人在中国华侨史上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20世纪20年代,曾氏家族成为厦门四大家族之首。曾国办是曾厝垵内旅居菲律宾的著名华侨,归国后投资发展家乡的道路建设。1927年,曾国办投资兴建了当时的环岛路,即曾厝垵到镇北关的一段乡村公路,后起名为国办路。国办路全长5里多,大小桥梁7座。为纪念曾国办为厦门建设做出的贡献,曾厝垵将其正门道路命名为国办街,并在拥湖宫侧旁立下石碑记载此事。

(2)传统乡村组织推动的戏台改造

随着城市商业化发展,在曾厝垵从传统渔村发展为文艺村落的过程中,房屋租赁逐渐取代渔业,成为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村民收入水平明显提高。但村民依旧保有传统的乡土观念,集资共建拥湖宫、戏台等。

曾厝垵国办路侧拥湖宫,修建于元代,为曾氏始祖建设曾厝垵的开山祖庙,是曾厝垵内地位最高、历史最悠久的宫庙,位列众宫庙之首。期间几经战乱,直到改革开放后,由海外人士与本村信众募捐,于2001年5月23日修复完工。拥湖宫对面的戏台,本为每逢佳节,居民聚集在一起聊天观戏之地,是每个曾厝垵居民心中集体生活的象征,却因长久失修而成为有安全隐患的建筑。

在此背景下,曾厝垵宫庙理事会向村民发出倡议,呼吁村民共同捐资翻建拥湖宫戏台。倡议一出,得到村民广泛响应,戏台的翻建费用很快筹集完毕。有村民向宫庙理事会提议,希望能够扩大戏台规模,便于村内举办活动使用。这一建议经过意见征询得到广泛支持。由于戏台扩建,原本紧邻戏台的3间门店需要拆除。当宫庙理事会成员正在想如何劝说相关店面的业主做出让步时,业主却主动向理事会表明戏台重建是造福于大众的事情,自己愿意无偿拆除店面。为顺利拆除店面,业主与宫庙理事会成员共同游说经营者搬出。其中一间店面尚有3个月的租期,业主自掏1万元作为赔偿,将3间店面腾空、拆除。如今,拥湖宫戏台已建设完成,成为曾厝垵大型活动举办的重要场所。

宫庙理事会牵头的拥湖宫戏台改造的顺利推进,表达出曾厝垵居民对曾厝垵的深厚情感,体现出曾厝垵发展过程中,在村民参与建设等方面有着良好的基础。宫庙和戏台的重建无疑浓墨重彩地增加了社区的乡土特色。正是这种特色吸引了文艺工作者和文化旅游产品经营者聚集,进而也吸引了某类游客聚集,渔村变为“文艺村”,呈现出外来商业资本和某类外来人口进入社区,并与社区原居民发展出商业共生关系。

(3)新型组织推动的空间改造

曾厝垵优美的自然环境与廉价的租金,吸引了厦大的文青和雕塑艺术家的到来,特别是一群绘画写生的师生。他们在这里进行油画的创作,将作品出口销售,借此,曾厝垵的文创气息逐渐萌生,并开始集聚一批文艺创造青年。2011年,曾厝垵发展迎来高峰,身为业主的村民与商家爆发利益冲突;曾厝垵业态的转变和社区内公共管理缺失越来越引起村内经营者忧虑。在曾厝垵经营的商户深感他们和业主之间的利益冲突以及业态的变化必须寻求改善方法,需要建立代表商户利益的组织以及一个能够与政府和业主沟通的平台。经过与主管街道和居委商议,他们选择挂靠厦门市文化创意产业协会成立社区分会,即曾厝垵文创会。其功能是代表店主利益,负责协调业主与店主之间的矛盾,保护商家利益,稳定市场秩序,通过微信、网站等形成商店对外联系的平台,承担起曾厝垵文创品牌创建与营销的工作。为此,文创会定期号召商家开会,拟定商店自治公约、卫生条款等条例。通过协商,有商户主动让出围墙位置,设立社区警务室;也有商铺腾让空间建设游客服务中心,并且全面整理、制作和安置商号和景点指示路牌,建构比较规范的文化旅游区环境。随着组织建设的深化,文创会职能逐渐扩展,承担起文创品牌创建与营销的工作,通过开办“曾厝垵文艺青年节”等活动,为曾厝垵赢得“中国最文艺渔村”的美誉。

在此过程中,文创会积极发动、组织以文青为代表的各类商家,进行房前屋后微空间的改造与美化。有的商家在门前摆放文艺小品,有的商家在墙壁上涂鸦彩绘、有的商家则在店旁空地上摆放植栽,在围墙上种植爬藤,有的商家则将院内空间改造为别具风情的庭院等,为曾厝垵营造出特有的文艺氛围。为了形成文艺特色,村内的房屋只能以尽可能保留其优美外观为前提(商户吸引游客的条件)、整座租给小型旅游创意商户;而不是分拆为更小的空间、廉价分租给外来劳工或者大面积征地批租给大型商业。旅游业资本的特殊要求使村民自愿保持房屋的本来外观,正因为如此,曾厝垵得以在旅游业越来越兴旺的鼓浪屿对岸保持一定的乡村气息。

曾厝垵文创会成立运作之后,又进一步建立居民、业主、店主的多方沟通协商机制——曾厝垵文创村公共议事理事会,由三名社区干部、四名业主代表、四名店主代表共同组成。理事会公布了《曾厝垵文创村公共议事理事会议事规则》,明确议事会理事会的职能在于对曾厝垵发展决策、建设规划、日常管理、声誉形象等进行讨论、决议,理事会的议题需经业主协会、文创会分别初审后递交公议会讨论。这个由官方、资方、业主组成的议事会,大大促进了各方沟通和整改议题的实施。由于“文艺青年”活动活跃,村内家庭客栈很快兴起并生意兴隆,推动曾厝垵从景点变为文化休闲区。

无论是文艺青年对物质空间与文艺氛围的营造,抑或是村民自发组织的公共空间改造,或者是业主、商家自主建立传统或新型的社区组织,对社区事务的自我管理,都是曾厝垵得以从城中村蜕变为“中国最文艺的渔村”的关键。这种群众通过组织建设,自下而上推进空间改造与自我管理的建设模式,是曾厝垵发展宝贵的动力源泉。然而,不同组织间的建设背景与相互关系却也体现出,虽然曾厝垵内有着由村民、业主、商家等不同主体组成组织,但各主体之间,特别是业主与商家之间的相互关系却并不融洽。同一空间内的不同主体并未能达成共识,实现融合,这成为曾厝垵发展最严重的潜在障碍。

在此背景下,曾厝垵社区两委与各类组织代表共同探讨,结合曾厝垵发展现状,以“自治为主,政府管理为辅”的共识为核心,创新曾厝垵管理模式。即以业主委员会与文创会等本地组织为基础,建设公共事务管理公司,通过服务外包,公众共管等方式,统筹曾厝垵环境卫生、民宿管理、游客服务、商家评星、治安保障、设施管理等多项事务。街道通过购买服务支持公司运营,并对工作成果进行监督。基于此,多方联合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共同拟定客栈管理制度、违建管理制度、卫生管理制度等规定,明确各主体职能,构筑公众力量为主的完善的社区制度体系,促发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协同治理。这种以社区组织为主体的自治模式,准确定位各主体角色,使其得以各尽所能,发挥所长。在深化公众参与、落实多方共识,保障规划实施之余,有效实现治理的规范化与常态化。

 image.png

政府职能部门于曾厝垵社区治理中承担的职责


在良好的社区治理氛围影响下,曾厝垵内各怀技艺的社区能人投入更高热情,参与到更广泛的社区空间建设活动中。朵拉客栈吴老板,有感于社会组织推动下社区空间环境的变化,萌生对门前荒置的三角空地进行改造的想法。这块三角用地位于多家客栈交汇处,由于无人管理,杂草丛生,是客栈经营者长期以来的共同烦恼。吴老板希望将其打造为融合渔村文化的建筑小景,就此主动与周边商家进行交流。这一想法得到周边经营者的一致认可与支持,相关利益协调工作顺利完成。同时,各经营者就空间改造向吴老板提出建议,共同确定以渔船为原型,将三角地打造为用以休憩交流的公共空间的主题。基于此,吴老板与设计公司合作,着手制定具体方案,并进一步征求社区居民的意见,精益求精地把握细节。几经修改后,最终方案得以确定,并在社区两委与公众支持下,很快投入建设实施,成为游客与居民休闲娱乐的良好空间。

吴老板对社区公共空间改造的成功,激发了更多群众将建设想法投入实践的热情,社区两委把握此契机,引导社区热心群众成立社区规划师团队,着力培养社区基层规划力量。长期以来参与组织活动,让这群规划师本就具有了良好的协商技巧、策划能力与建设技能。其相较于专业规划师与政府工作者,工作时序更长,更了解地方发展的核心问题,更能把握地方公众的实际需求,更易与相关利益群体交流沟通,故其方案往往更接地气,实施性更强。为进一步支持团队建设,曾厝垵社区两委以“以奖代补”的形式,开展曾厝垵标识系统与公共空间节点设计竞赛,鼓励社区规划师充分发挥才智,为社区建设献计献策。目前,曾厝垵社区规划师团队工作已初具成效,推动社区“L”形边角空地改造等社区环境改造项目的规划与实施。

1539785696252769.jpg

 



案例八    振兴社区——民心公园建设


振兴社区通过广纳民意、广集民力,将无人管理的“烦心花圃”改造为“民心公园”,为居民提供了良好的休闲活动场所的同时,让居民切实体会到共同缔造的魅力。

振兴社区民心公园,原名为“石亭路公园”,因管理不到位,环境变得“脏、乱、差”,没有可以坐的地方,路也很狭窄,居民只能坐在小花台台边休息。居民很早就希望改造公园,但苦于没有有效的方法和途径,迟迟没能实现。共同缔造过程中,社区居委会牵头组织群众对公园进行改造,得到了广泛的支持。热心居民组建了自治小组,到公园周边几栋居民楼内挨家挨户派发调查表,劝说他们克服公园建设的噪音问题,并就公园该如何建设征求他们的意见。随后,社区居委会组织召开了几次会议,与群众一起,商议公园建设方案,结合意见对建设方案进行了修改。

群众出谋出力,政府“以奖代补”帮忙补贴费用。昔日的 “烦心花圃”,建成后却成为了居民舞蹈、健身、休息、打牌等的重要场所。社区居民深有所感,为公园取了新的名字——“民心公园”,有“顺应民心”之意,可见群众对此次改造的肯定。

image.png

image.png

改造中与改造后的“民心公园”

 “民心公园”的建设不仅顺应民心,更凝聚民心。居民自发协调与组织的各类文化活动在此举办,在丰富居民生活之余,也使祥和安逸的生活氛围洋溢于社区之中。




案例九    莲花五村社区——龙华里公园建设


莲花五村社区基层组织与小区居民一起,为原本破旧、缺乏人气的龙华里公园改头换面,在充分发挥空间价值之余,激发群众参与社区建设的热情。

改造前的龙华里公园,缺少绿化,亭子破旧,健身设施磨损严重。同时缺乏安全设施,小孩子在其中玩耍有着诸多安全隐患;公园面积较小,居民活动空间不足;公园内无明显分区,空间利用混乱,居民在活动的时候,常常会相互干扰,导致居民间产生小摩擦。


image.png

image.png

 建设过程中的龙华里公园


在“美丽厦门共同缔造”行动的推动下,嘉莲街道与莲花五村社区“两委”积极响应号召,从居民最为关注的公园改造问题出发,广泛征集居民意见,让居民充分参与到公园的建设过程中,听取居民建议,对公园建设方案进行修改。最终公园建设方案将园区分为四大功能片区,分别为中心活动小广场、绿化区、休闲廊亭、健身运动区,每个片区承担不同的活动功能,居民使用更为安全与舒心。同时,针对居民提出的出行需要绕过绿化区,而大家常常为了方便从草地上走过;为此,规划建设了三条景观园路,在方便居民出行之余,增加了居民游园的乐趣。

在公园建设过程中,每一条意见的记录,每一次方案的修改,都看在居民眼里。大家对共同缔造的理解从将信将疑的模糊概念逐渐清晰,大家乐于参与其中,并自发承担起对公园施工进行监督的工作,有的居民天天会到施工现场看建设进展情况,看到做得不好的地方,就会指出来,让施工队及时改正。如居民看到施工部门对道路进行铺装时,并没有将埋在铺砖下的榕树根清除干净,立即向施工队提出意见,指出这样做的话,等榕树根再长起来时,会将铺砖顶破,随后监督施工队对相关地点进行返工。

目前,龙华里公园尚处于施工建设阶段,但已有居民迫不及待地在周边进行舞蹈活动。可以预见,当龙华里小公园建设完成后,这里将成为居民休闲娱乐的场地。